灵修札记

犹大国殇

    周斌牧师

    耶路撒冷是一块磁铁,吸引着世界各地的犹太教、基督教和穆斯林朝圣者,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敢称为圣城,除了耶路撒冷,耶路撒冷有着太多犹太人的眼泪。在广场的东隅耸立着一段残破的墙垣,长约50米高约20米,通体由石灰岩垒成,巨石杂叠,这就是闻名遐迩的”哭墙”。触目可及的墙体基石,被游客、朝拜者抚摩得格外光滑。一座高大的石头墙,阳光下巍然耸立,而墙的跟前,站立着一群黑衣高帽的犹太教徒,嘴里振振有词,手里捧着犹太人的圣经,虔诚地祈祷着,这就是哭墙,犹太人的圣地,犹太人为之伤心流泪的地方,哭墙承载者犹太人的太多太多的痛苦。

    公元前586年,巴比伦军队攻占耶路撒冷,第一圣殿被毁。后来犹太人两度重修圣殿,但它又在罗马占领时期两次被毁坏殆尽,保护至今的”哭墙”是第二圣殿的残留部分。第二圣殿是公元前37年由希律一世大帝在第一圣殿的废墟上重建起来的,被古罗马占领军毁于公元70年。此后,犹太人在废墟上,用原来圣殿的石头垒起一堵大墙,称为”西墙”。犹太民众常聚在这里哭泣,这道残破的城墙因此得名”哭墙”,亦成为犹太教最重要的崇拜物。

    人类文明历史长河波澜壮阔,跌宕起伏,大国在其中演绎着一部部或辉煌、或悲壮的惊心动魄的历史!有多少大国倏忽一闪,昙花短现,成为匆匆而去的历史过客;有多少大国壮志难酬,功败垂成,留下历史的遗憾让人扼腕长叹;更有多少大国叱咤风云,傲视群雄,其丰功伟绩让后人景仰评说;也有一些大国逆潮流而动,反人类良知,令生灵涂炭,为历史所不齿。有一个国,不算是大国,更谈不上是帝国,那就是耶和华神选民犹大国。在公元前586年,圣殿被毁,百姓被掳,国破家亡,然而在消亡2500年之后,竟然于1948年复国。

    作为一个基督徒,面对圣殿的被毁,约柜的被掳,内心无比惆怅、迷茫、痛楚,为什么万军之耶和华没有保护祂自己的“办事处”?你不是应许“你的眼目时常看顾这地吗?为什么上帝允许这样的悲剧发生?为什么神的选民惨遭噩运?

    到底问题的答案在那里,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如此的惨剧,其实,当我们平静进入旧约先知书,原来答案隐藏在耶利米、以西结等先知书的里面。在犹大亡国前,上帝早已经安排耶利米大声疾呼警告:“你们不要依靠虚谎的话,说:‘这些是耶和华的殿,是耶和华的殿,是耶和华的殿’……你们偷盗、杀害、奸淫,起假誓向巴力烧香,并随从素不认识的别神。并且来到这称为我名下的殿,在我面前敬拜……”(耶7:4-10)并且也呼召被掳在巴比伦的以西结先知警告被掳的犹大百姓,用异象让先知看到犹大百姓和长老们在圣殿所犯的罪,竟然长老在圣殿拜偶像,妇女在殿内与巴比伦淫乱之神塔模斯的恶行恶状,还有人在内院背向约柜拜日头,罪恶滔天,神人共怒。是因为百姓不顾先知警告的罪行,任意妄为,最终应验了建立圣殿时的负面应许“倘若你们转去丢弃我指示你们的律例诫命,去事奉敬拜别神,我就必将以色列人从我赐给他们地上拔出来,并且我为己名所分别为圣的殿,也必舍弃不顾,使他在万民中作笑谈,被讥诮。”(代下7:19-20)

    犹大国亡国是亡在自己手中,圣殿被毁是毁在自己手中,巴比伦人是上帝用来执行审判的工具而已,亡国的真正原因是自己而不是别人,不是敌人太强大,而是自己太罪恶,不是上帝不能保护,而是自己的罪失去了上帝的保护。请记得,任何宗教的活动不能代替一颗顺服神话语的心,任何的宗教礼仪不能取代一颗心灵诚实的心,任何的认罪不能取代悔改,任何的外面不能取代里面与主的关系,任何的形式要有内容相称,圣殿的崇拜,圣殿一切的礼仪,如果不是真心悔改,不是心灵的表达,就不具有任何的意义。

    听命胜于献祭,神所要的不是千千的公牛、万万的油河,神所要的是行公义、好怜悯,一颗存谦卑的心。旧约神的选民的失败就是失败在这一点上,但愿新约神的儿女,在哭墙前痛定思痛,听道而行道,认罪而悔改,用心灵诚实敬拜。